Discuz! Board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回复: 0

体味

[复制链接]

5547

主题

5547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6716
发表于 3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十床空了,老人走了,我空空的心里就像这空荡荡的房间。屋子已经仔细认真的打扫过了,也消毒过了,可是隐约还是能闻到弥散在空气里他的体味。这张床他躺了十个月了,十个月里他没有离开过这张床,所以他的体味是异样难闻的,许多人都嫌弃这个味,他的儿女每次来探望他都远远地探个身子,敷衍地叫他一声,然后丢下些磨碎的食物,接着很快离开。

  我不嫌弃这个味,每天都接近他,护理他,尽心尽力完成着我的职责,并想更多的去了解这个老人,试图给老人一些慰藉。

  老人是孤寂的,他每天就那样躺着,陪他的人只有他的弟弟,一个瘦弱低矮的农村老头。弟弟给他翻身拍背,给他倒茶递水。刚到病房时,老人已不能走动了,但能断断续续地说话,他的声音很大,只是因为脑梗塞而思维混乱,所以他的话很难听懂,只有他愤怒不耐烦、大声谩骂爆出那一两句粗口才能听得懂。每到这个时候,他的儿女们都摇头道:原来他不是这样的,他是机关领导,从不骂人啊!我们也偶尔会问他:想家吗?他也会含糊不清嘟噜一声,然后用力地点头。

  老人的粗口遭来很多人的讨厌,我常常听到有人说:这死老头,真不知好歹。他的想家也引来了很多人同情。病房里病人换了一拨又一拨,只有他一直在。

  在我的眼里,因病夺取所有的思维与记忆的他,却牢牢记住这句因为生活、因为工作、因为诸多的不满意,而一直压抑的愤怒在他忘记了身份和地位,忘记了钱财和情分的时候自然地流露了。他不可气,更不可恨,他现在就像个孩子,一个即将离开人世,放弃一切返归赤条条的孩子。现在的他或许孤独,或许害怕,或许更加思念家。可惜好像并没有人懂,也没有人在意。

  每个人都有两个家,活着的家是个充满温馨的屋子,死了的家是一座土堆的冰冷坟茔。前一个家令人向往,后一个家则让人恐惧。老人想他温馨家却不能回家。不要让扔掉的垃圾夺走农民伯伯的健康没人知道不让他回家真正的原因,有人猜是因为他的病回去肯定无法活,有人猜让他这么痛苦地活着是为了他高额的离休工资,甚至有无聊的人给他算了笔每月的花费,他的儿女让他这样痛苦地活着可以赚多少利润。我不忍这么想,也不愿这么想,可是就这样把他扔在这里,除了那个瘦弱比他好不了多少的弟弟,几乎没有一个儿女真正陪过他,和他说说话。

  曾经有很长一段时间老人病情很平稳,我们找他的孩子们谈话,告诉他们老人的病情平稳,应该接老人回家看看,在家里对老人的恢复有很大的帮助,维持生命不能光靠药物,更多是亲人的关爱和照顾。可是儿女们这时候意见一致。不行,回去和谁住啊,我们地方小,再说了我们都上班,谁照顾他啊!这里有你们医生护士我们放心。于是老人就这样被一次次地拒绝回到那个“温馨”屋子里,理由是为了让老人更好地接受医护人员的诊治。

  医生只能医病,他们不是神,不能医命,不能与自然背道而驰,老人就这样一步步接近那个冰冷的坟茔。

  老人一天天地衰退、渐渐地消瘦,原本就矮小的身躯更加的干瘪枯萎了。渐渐谩骂声没了,后来什么也不说了,再后来食物也不能自己吃了,我们只好用一根管子通到胃里,每天从管子里打些流质进去,保证能维持他生命的营养。老人不能活动,浑身散发出越来越大的难闻的气味。

  他那样活着,好多人都说真是活受罪啊!我却不忍想,我希望老人活着,活着就有希望,可是老人的希望到底是什么,难道正如我盼的就是能回到那个“温馨”的屋子里,看看他的家,享受他的骨肉亲情。

  老人这样活着痛苦吗?或许痛苦,或许不痛苦,这一切都是猜想。

  直到有一天,他的手指深深地陷入到我胳膊上的肌肤里,力气大得惊人,我痛得留下了眼泪,在我想呵斥他时,我看见了流在他眼角那两口如珠般的泪,目光盯着我,里面充满了痛苦与哀求,我心里一酸,泪也下来了,懂了!他是想通过我的肌肤之痛传达他的肌肤有多么得痛,用我的泪来传达他的泪里有多少委屈。我忍着痛,轻轻地哄着他,告诉他我懂他的痛,还跟他说: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他的泪越聚越大,终于划下了脸颊。慢慢地松开了紧抓住我的手。我突然有一瞬间希望老人安然地走了,那想法理智地让我都不敢相信。真的!

  然而我无能为力,我给不了他健康,也替补不了亲情,更不能让老人摆脱痛苦的活着。我唯一能做的是在以后的日子尽可能多地停留在他的床边,尽可能多地和他聊天。有人怀疑他听不懂,可是我知道他懂,我能读到他眼里的话,能感受他握住我手时传递过来的力量,能感受他在有人陪伴时表现的欢喜,那时的他乖得像个孩子,不过这是在他病情稳定的时候,大多数时候他会跟我开玩笑。比如:在我刚刚离去时他会因为一口痰而把那瘦弱的脸憋个青紫,我只能用最快的速度赶到他身边,给他轻轻叩背,哄孩子似得教他吐痰,这时候的他就是一个刚刚调皮又瞬间乖巧的孩子,很快就阴转晴了;有时候他会在我刚刚帮他把床铺整理干净后,一个转身他的弟弟就拖着他那终日不能好好休息的身体,耷拉的脑袋不用问我也知道怎么了,这调皮的“孩子”尿床了。

  这十个月里,他一次次地病危,又一次次地奇迹般地活了下来。

  身体瘦了,肾功能瘫痪了,他每天靠透析治疗,儿女都跟医生说:他是老红军,你们尽管用最好的。然后每当需要用自费药物而且是必须用时,签字处却迟迟等不来一个同意。

  记得一次因为急救,老人的孩子们都不在现场,他的弟弟在家属同意处歪歪斜斜地签下了他的名字。老人得救了,孩子们也来了,在看到老人无恙后,责怪声好不客气地泼向了老人的弟弟。

  可怜的东北汉子,一个人静静地蹲在病房的大厅里,吧嗒吧嗒地吸着廉价的香烟,泪顺着皱纹弄湿了整个脸颊。

  我默默地站在不远处看他,那身躯在无言地申诉着,申诉着他的累,他的苦,他的无奈……我除了用同情的眼光抚慰他的背影,我帮不了他。

  老人的弟弟说过:他是被侄子从老家叫来的,来了整整十个月,这十个月来没有离开过病房一步,没有睡过一个好觉,他想回家看看,可是侄子们不同意,他也舍不得这个唯一的哥哥。

  夜的病房很安静,常常巡视病房时,会看见老人睁大那已经浑浊的眼睛,盯着天花板。当我走到他床边,他会寻声看过来,有时没有任何表情,有时会伸出手来握握我的手臂。看身边的心电监护仪知道他生命体征稳定,然后会习惯地摸摸他那已经光秃的额头,有时也会帮他擦掉嘴角流下的口水。老人的弟弟,那个外表看似柔弱矮小与东北汉子形象差之千里的老头,此时身体卷曲成一团挤在一张窄窄地折叠床上,他一听到声音会立刻惊醒,揉揉惺忪的眼睛,赶忙起身,我总是对他摆摆手,他回意地笑笑,说声谢谢!又和衣躺下去。

  老人的弟弟对老人的感情很深,他常说:俺父母都没得过我照顾,现在只剩这一个哥哥了。为了保持老人身体皮肤的完整性,要两小时翻身一次,老人的弟弟不仅负责,还非常心疼夜班的护士,他总是在我们去时已经翻好了身。老人夜间常常不肯入睡,他弟弟总是起身询问,轻声安慰,常常在巡视病房时,远远就能听见老人的弟弟抄着东北口音唠叨着:咱快把病治好就回家……常常隔着病房门玻璃可以看到他握着老人的手流眼泪。这时候的我总是轻声地走开,心里不由地怨恨老人的儿女,心疼他那没有一天【国医养生堂】白癜风与汗斑的区别?好好休息的弟弟。

  十个月里,拿不出几千元钱不得不半途自动出院的人很多,大家渴望得到治疗,得到生命的维护,然后现实是残酷的,医院都是一个声音:我们不是慈善机构。走的人都是一步一回头地走,眼里满是绝望,冰冷冷的不足百米的走廊会走很久很久……老人是有经济条件治疗,但是无论怎样,他的生命是不可逆的,我常常想,如果我是他的亲人我会怎么选择。我是他的儿女,我又该如何让老人不痛苦,我突然有丝相信,或许老人的儿女无法活生生地看着老人痛苦,更不忍眼睁睁地请问专家究竟毛状白斑如何确认看着老人生命走向枯萎,只能选择逃避!

  曾和朋友说过,不想再在医院干了,不是因为讨厌这工作,而是无法面对残酷的现实,在生死面前,在情与财的面前,在合理和不合理面前都让我感到无奈、感到心伤、感到不平。老人的儿子每次打电话过来总是说:叫一床的护工接电话。开始几次因没弄清护理老人的是他弟弟,渐渐熟悉了、知道了,对老人儿子的这种称呼也就及其讨厌了。终于在一天,我冲着电话里面大声喊道:一床没有护工,只有一个弟弟。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儿。请让我叔叔接电话,语言明显变得无力而虚,相信此时他真的内心不安了。

  想活吗?我常常呆在他的身边默默地问,答案是等不到的。我也常常看他的眼睛假设,如果他会说话现在会对我北京中科白癜风专家提醒:白癜风治疗需“身心同治”说什么?是眼里的哀怨吗?是眼里的无助吗?是身体的痛吗?还是心里的伤啊?会问孩子们去哪里了?会怪孩子们为了他肆意浪费国家资源吗?

  看着老人常常让我想起我的外公。外公和老人一样,参加过抗日战争老离休干部、老员,他一生节俭、清廉。最后生病的时候,政协拨款十万,请医院全力抢救,外公却叮嘱儿女们,说他年岁大了,病无望了,不要浪费国家资源了。外公一生仅有的一次用公款住院,他却拒绝使用昂贵的进口药物和营养支持品。母亲她们含泪尊重了外公的最后决定,老人笑着走了,脸上是那么安详,葬礼也一切从简了,儿孙们内心虽有些不安,可是想到外公心安也就踏实了。

  老人不能说了,如果能说,会不会也和外公一样啊!

  老人的弟弟说:他们老家在枣庄,老人十岁左右就开始做通讯员,后来参加革命,老人比他整整大出三十多岁。还说老人一身清廉,他的儿女中无一人因为他的地位而得到工作上的照顾,为此儿女们多少有些怪老人。他弟弟还说:他哥就是个正直的人,他一身说一不二,对人真诚,当年老家穷,只要老家来人,哥哥都倾囊帮助,因此哥哥也让嫂子伤透了心。可是哥哥就是这样一个人,一辈子没改变过。

  我一直不认为老人的儿女如此挽留老人的生命仅是为了金钱。我相信他们希望老人活着,可是活着的意义真得像说得那么简单:只要活着吗?老人就算不能说了,不能动了,不能吃了,只要他活着他就需要爱啊!需要关心啊!需要亲情和照顾啊!可是除了为了费用而来吵闹的儿女,除了那个比老人好不了多少的弟弟,谁来和老人说说话啊!

  今年春节,病房的病人出院的很多,连老人在内就剩下五位,其他四位被家人接回家过节了。空荡荡的病房就留下了老人和他的弟弟,还有我们的值班医生护士。听同事说老人的弟弟希望能在春节、老人的孩子们放假时回东北看看,可是没人愿意换他休息,更不同意他回东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小黑屋|中国质量协会  

GMT+8, 2018-12-10 07:59 , Processed in 0.145851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