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cuz! Board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0|回复: 0

介 口

[复制链接]

3万

主题

3万

帖子

10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04441
发表于 2019-6-16 08:11: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共计3149字>


介 口
——也好快活


  

    

    

  题记:消极的说一切都是介口。对于结果介口已并不重要,但却又是一种必须,比如恋人的分手无论语言组织的多么精美仍难掩盖其后的惨淡苍白。但至少是一种对自我的安慰——毕竟他(她)已经解释。

  于是我只能自言自语。

  这里我需要解释的是我不想用“借口”简单的代替“介口”,虽然很多时候可以互用,但在这里后者更恰当一些。

    

  首先我得承认至今你仍然是我留在青春萌动时最亮丽的一抹,至今无法覆盖。当然我也知道停留在那里的记忆此时已经以另一种意义呈现,真实的你即使走到我的面前已如同陌生。相信这一点你和我一样,只是质量的区别,这我无权猜想。

  我们曾经的相恋从结果看可以定义为偶然和误会,这已无法更改重复,没必要再赋予意义。但因为曾经,无论优劣却又必须承认那是一种缘,这既无法否认也必须接受。

  当然我们也可以把这种误会广义的去理解,这即是普通,你我都是普通人,两个普通人上演一个平淡无奇的爱情故事,甚至是一个根本没有人还有兴趣去听的故事。但我并不为此惭愧,反而为了这份曾经的真实自豪。在这种真实面前无数奇丽的爱情故事都将以一种谎言的形式暴露无遗。

  我没有惊奇十几年后我还会写下如此的文字训责自己。这无关紧要,或许在我还应该看成是一种理智的表现,因为我已经将书写当成我最主要的倾诉方式,甚至是我的生活方式了。与此同时我感觉到我口语能力的蜕化,因为我看到在他人的口语中有我很多无法承受的东西。

  这里我希望以最大的真诚对一种事实做出自白。而最显而易见的是在我即将的叙述里重要的已经不是情节,而是述说的态度。态度往往比情节更重要,一个人可以煞费苦心的编造某个情节,但他不可能在全篇的叙述里完成编造,否则很容易让人看到虚伪。

  我可能将叙述的非常罗唆甚至会拗口,但这也并不重要,从我开始动笔我就没有打算为了什么人服务。这和自私也毫无关系。

  我相信每个人都是以自我为中心的,至少在感觉上都会认为自己正确。很多的谦虚仅仅是客气,这里不需要强调虚伪,因为我知道很多人谦虚是出于无奈。

  因此人希望别人能够顺应自己的思维,当然这很难做到,于是就出现另一种对应的情况,否定别人成为人的一种本性,人和人矛盾的产生皆缘自于此,且不说更大的世界观、人生观的冲突。所以人客观一点说不应该把自己看得很高出类拔萃。就像人在言说他人俗气的时候也在被他人看成是俗不可耐一样。

  这一点微不足道却又至关重要。

  再说方式。

  我可以以很多种不同的方式表达,比如充当自以为的一位圣徒侃侃而谈表现高雅,或者如同一只刚刚关进笼子的野兽急躁的谩骂诅咒。所有这些我都想到过,但最终我选择了现在这一种,这倒不是说这一种如何的美妙,而是此时我的一种必然和默契,觉得这样更客观中庸一些。虽然我也知道即使如此仍然免不了要被否定,我只能解释我已经尽力了。如果需要再详细解释的话就是我刚刚送走了一位客人,客人的身份在这里已经不重要了,关键是他给了我动笔写作此文的契机。而为什么别人未曾唤起我写作的冲动唯独他能,这一点我现在还在困惑。关键是我终于能够动笔了。仅此而已。

  我不想阐释婚姻和爱情的关系问题,尽管这非常重要,但我知道这个话题不是我能够驾驭,也不是我三言两语能够说清楚的。相信任何人都会给我这方面的白癜风品牌影响力单位理解。

  我能够明确的是婚姻从开始就是妥协的产物,当然我也不会断然的否认婚姻里没有忠贞的爱情。我只能述说自己的境遇。妥协在这里也并非灰色的词汇,甚至从现实的角度说很多时候还是正确的选择。就像人们不能简单的否定“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而往往所谓浪漫的爱情其实是建立在自我放大基础上的。比如王子和灰姑娘、公主和乞丐的极端爱情,这种当然很多人都能轻易看破,但其诱惑还是在指导着年轻人的心,期待奇迹。没有王子还有富贾豪门,还有局长部长等等。

  尽管如此却不会有人普遍的否定这种观念的流传,否则意味着亵渎神圣。

  而所有这些从来没有真正的影响人为了自己寻找某种介口。

  关于分手的经典语录已经汗牛充栋,比如同情之于爱情,什么时候合并又什么时候分开都是未知数。分手的时候他(她)可以说我们之间更多的是同情不是爱情。谁又能分辨其中的比例?他(她)还会接着说他(她)已经经过痛苦的思辨了。这仍然不过是介口,甚至是最为拙劣的介口,何必在这时候又给自己找这样一个伤人的台阶?同情,既然如此你又何必在开始在同情之外增加其他?

  这里最糟糕的不是他(她)的选择,而是他(她)的介口。当然我也知道他(她)也会有许多的支持者出来反驳,这非常正常,这种人在人世间从来都不会是少数,但尽管如此我还是要说,持有介口的人是自私的,尴尬的却又是我无法否定这种自私——因为我看到反过来即意味着被同情者的自私了——为什么要他(她)屈就呢?难道这就公平吗?

  人世间从来就没有绝对的公平。自私无罪,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为了保证不陷落于对方的自私自古才有三媒六证。这里的自私是值得肯定的。更多形式的自私则是人因了先受了别人自私的欺辱才爆发出来的。所以才说爱自己是人,爱他人是神。而唯独爱情在这里呈现扑朔迷离,就像硬币的两面,一面神圣,一面极端的自我,甚至自私。而这似乎已经根本没有再讨论的必要了,就像没有人愿意听另一个失恋者的喋喋不休。他的叙述本身已经让人厌倦。我从来不想夸张言语的作用,但同样我也看到其副作用之大。

  此时我不知道还怎么往下写,但我却反观到自己已经犯北京中科医院是骗子了一个致命的错误——当我追求纯洁的时候即意味着纯洁远我而去。因为纯洁本身是人无法具体占有的,就像神圣的爱情并不是人能够完全心安理得的承受一样。反过来也可以说如果谁真的拥有纯洁,那很可能将意味着不幸。只是这一点因为人的希望不被人乐道罢了。

  所以我要说在某种程度我的失败源于我对所谓纯洁的极端,因为无论人或是社会都是以庸俗为底色的。纯洁不可能只是以理论的方式提纯存在于现实社会。

  所以当“我们”看到某个人在那里纯洁的时候会很不好受,他将面临危难。嫉妒者不可能容忍纯洁的简单个体存在,那是对他们的否定,最简单有效的方式就是说他弱智不谙世事。

  所以当我们生存在庸俗之中的时候,纯洁对我们构成危害,由于我们并没有以极端的方式表现,这种危害至少在表面上还还没有明确,但她已经让我们感到了恐惧——介口将在纯洁和庸俗之间游弋寻找自己的牺身之所,真假难辨。

  所以我们应当尽快加入庸俗的队伍,在广场上莺歌燕舞。

  或许这时候你会说你又极端了,你又自卑了,外面阳光灿烂你却只去看阴暗面。如果以前我听到白癜风早期是什么症状这些话我会感觉羞愧,至少我会伪装起来承受阳光的沐浴,但现在我实在不想轻易接受紫外线的照射,既然阴暗面已经存在,何必回避呢?不知道阴暗面的合理又如何知道阳光明媚的价值?

  请不要简单的把我所说的话看成是怨愤,我不至于连怨愤的权力都没有吧?甚至我要说正是因为我已经承受过许多的怨愤之后才终于变得达观起来。

  感谢生活,这句简单的话语此时给我最深刻的感受。或许我的感谢还没有信服人的力度,那么就让我引用一段名人的话吧。至少在此刻我觉得自己是纯洁的,只是不知道还能维持多久,我的感谢就在于这段话出现正是在我发泄完怨愤的时刻,让我感佩,如果我提前看多或许我就不会写出上面的文字了。

  这是博尔赫斯的遗孀在回答葡萄牙《文学报》记者提问时候说的一段话。

  记者问:“您最后还要补充点什么吗?”

  她说:“我对所有那些专靠诽谤和造言生事吃饭的人,对那些以沉默赞同这些诽谤和谣言的人表示感谢。因为正如王尔德所谓的,他们教会我看到了‘生活的阴暗面’,没有他们,我永远不会理解我曾生活在一个充满着无限爱的天堂里。这种爱可以‘转动太阳和星星。’这种爱摧毁人世间的虚伪,会赤裸裸地揭示人的灵魂,让其现出本来的真面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小黑屋|中国质量协会  

GMT+8, 2019-7-19 01:15 , Processed in 0.141977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