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cuz! Board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回复: 0

美菊,你在哪里......

[复制链接]

5413

主题

5413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6314
发表于 2019-5-17 01:09: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导读】我哪儿知道这是我和美菊的最后一次见面。我招工去了M市,粗心的我才发现,我们之间没有留下上海家里的地址。我给美菊写的几封信也是石沉大海杳无音讯......  生产队刚决定让我当卫生员,就接到要我去公社参加卫生员培训学习班的通知。那时正是油菜花盛开的季节,我背着行军被,手提网兜,走在去公社的小路上,路边都是一片片金黄灿灿的油菜花田,那盛开着的油菜花在艳阳的映照下很艳人眼目。微风不时地送来丝丝缕缕的油菜花的清香,菜花里一只只小蜜蜂正在忙碌着采摘花蜜,翅膀震动着嗡嗡嘤嘤地响。蝴蝶也在花丛中互相追逐嬉戏。我想当上卫生员后,就会少去大田里干繁重的体力劳动。心情也快乐起来了,望着田边上蓝天白云,金黄的油菜花和四周青青的山岚,我情不自禁的唱起二月里来,那好风光,家家户户种田忙,指望着今年的收成好,多打些五谷充军粮......。唱得好,嘿,唱得好不知什么时候从油菜田另一边的小路上闪出了几个挑担儿,提网兜的人来。在我身后帮我挑柴粮的郑喜,冲着那个叫好的小伙子喊道,小奚,你也去公社参加学习班。是呀小奚说。郑喜指着我向小奚介绍说,他是我们队上的卫生员,小瘦子上海佬徐大哥,也去参加公社的学习班,以后多招应些。小奚倒也大方,放下担子忙握着我的手,自我介绍着本人是荷叶队的卫生员奚大明,以后叫我小奚好了。我握着小奚得手说咱们一回生二回熟,以后多照应点。小奚忙吧身后站着那个手拎网兜的姑娘拉到我的跟前,呶,她是你们老乡,临庄队的卫生员同志,上海佬陈美菊。美菊腼腆地朝我憋了一眼,别看我平时在村里和姑娘们打趣嬉闹玩笑,但遇到自己的女同胞和可心的人那心里就惴惴不安,手脚不知所措。我难为情地冲着美菊点了点头,她呢也微微朝我一笑......
美菊个和我差不对高,身材窈窕纤瘦,鹅蛋脸儿,大眼睛,皮肤微黑,脸上总是带着一丝甜甜的微笑,浅浅的酒窝很是甜美。头上梳着两只羊角小辫,穿着细碎的小花纹衣服满身洋溢着青春的朝气,一看就是个学生妹。我们男知青私下里悄悄地给她起了个黑美人鱼的外号......
认识了小奚也就认识了美菊,他们是挨着的邻队。身为荷叶队团支书的小奚,为人热情开朗,平时总能听到他那爽朗的笑声。他个不高但身体壮实,身板宽厚,肌肉一块块的鼓起,很有力气,干起庄稼活,没的说。他爱人家属夏兰在出嫁前和美菊是一个庄子里的要好姐妹,现在两个庄子住的又近,因此小奚经常帮助美菊她们挑水,担粮草等干一些重体力活,所以他们很熟悉。小奚课后常常看我和美菊的学习笔记,很认真地学习卫生医疗知识,还做棉布包让我和美菊练习打针。无事时他常常缠着我讲故事,美菊也跟着起哄。讲什么呢,我想起了小学里看得那本《征服病菌的道路》,我想这个比较切题。小奚和美菊往往一忽儿被故事里的病菌搞得很紧张,一忽儿又被巴斯德、柯赫、吕弗莱、欧希立等医学家所折服。在14世纪的欧洲有一半以上的人口死于黑色恶魔鼠疫杆菌。(2500多万人)......
小奚经常拿我和美菊开玩笑,说我和美菊是天生的一对,皮黑眼大俊俏。在大众广庭之下把我搞的面红耳赤,美菊却一副其若无事的样子,微微一笑看了我一眼,等发现大家都看着她发笑时,才迅速地低下头来微酡着脸,躁动不安地用手摆弄着自己的衣角。有时候小奚趁我不备,猛一下地把我朝美菊身上推,我和美菊没站稳,一起倒向底下的草铺,我一翻滚,不知这么搞得美菊恰巧倒在我的怀里,小奚和其他卫生员们乐得拍起手来,哈哈哈的大笑起来......美菊爬起来后追着要捶打小奚,小奚纵身一跳,躲入我的身后,伸出头来调皮地对美菊说,来呀来快打呀这下把那些卫生员们逗笑得更厉害了,更快乐了......
二十多天的卫生员学习班很快就要结束了,大家依依不舍地惜别着。公社卫生院长公布了我们考试成绩,我89分名列公社第一、美菊86分名列第二、小奚考了80分他很高兴觉得很不错了。小奚把美菊拉到了我更前,要我和美菊谈话,我紧张的脸红了起来,心里就像揣着一只小鹿,砰砰直跳。头脑一片空白,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嗫噜了半天也没有说出话来,美菊看着我那副狼狈的样子,忍不俊地笑出了声来,大大方方的说孔夫子,那我们下回在见吧。说完笑着跑开了去......
大队经常安排我们卫生员,去各个生产队的小学和社员家打各种预防针。所白颠凤怎么治以我和小奚、美菊经常在一起工作。美菊建议,她们女同志负责兑药水,我们男同志负责打针。小奚提议我和美菊一组(2人1组),想不到卫生员们异口同声地说好。美菊在给我针筒时故意碰我的手,我像是过电般的迅速地缩回手,这下美菊就像得胜似地高兴地轻声细语地说哟,孔夫子还真封建,思想老顽固。说着迅速抓起我的手,使劲地捏了一下,把针筒塞在我的手里。不知这么恰巧给小奚看见了,吃吃地笑了起来,别的卫生员问笑什么,小奚摆摆手说没笑什么,没什么......
还有一天我们在美菊她们队的小学校打预防针,,我身体有些不舒服,像是要打摆子(疟疾)一样,美伍德灯检查准吗菊和小奚把我扶到美菊的床上休息。美菊的床真干净,隐隐约约还有花露水的香气,刚才我还假惺惺的说没什么用不着休息,当听说美菊要我到她的床上休息,我还巴不得呢!等他们出去后我感到无聊,看到枕头边有一本红皮子的《马恩列斯语录》便拿来翻看。打开一看是本小仲马的小说《茶花女》,我刚看了几页,听到有脚步声进来,赶紧把书放回原处,闭上眼睛假装睡觉。心里怦怦直跳,就像做贼似地。来,起来吃点东西吧|。我睁开眼一看,美菊端着一碗刚做好的糖水煮鸡蛋端到了我的面前。小奚走进来说看美菊对你多好。我在接过美菊的婉时,故意在美菊的手上捏了一下。美菊朝我嫣然一笑,脸上起飘起了红晕......
三年后的冬天公社党委、大队决定这次招工让我走。那时我已担任了生产队的会计,忙着年底分红的事,因我必须把分红之事办妥才能走。郑喜跑来说有人找我,我问人呢,郑喜指着村头下路上的柳树下,说呶,就在那儿。我顺着郑喜指向望去,那不是美菊吗,我赶紧迎了上去。我对美菊说到我屋里去坐坐。美菊说,她还要去公社办理她去滁县上学的事。美菊也要走了,这是我没想到的事。美菊说,听说你要招工走了,特意路过来看看,她是去滁县地区师范学校读英语,毕业后大约回公社中学教书。她的眼睛里有埋怨我没告诉她我要走的事。我抓着头皮向她解释,连连向她陪不是,实在忙得走不开。美菊感慨的说一晃三年过去了,又要分手了,想想在一起相处的日子里,有多少快乐。真有些难分难舍。美菊说相处了几年我们连手也没握一下,现在我们能不能互相握一下手,我听后赶紧上去握住美菊得手,摇动着眼睛慢慢地湿润起来。她红着脸嗫噜着说能不能写信,我说那是一定的,会写。美菊听了点点头,慢慢放开了我的手,放心的说,那我儿童白癜风的饮食走了,到时不送你了,路上多保重身体。说完转过身去,一步一回头恋恋不舍的走了,我不停的朝她挥着手。心里就像是打翻了五味醋般,不知是个什么滋味。满天的彩霞把美菊的身影染成一片彩色的金黄.......
我哪儿知道这是我和美菊的最后一次见面。我招工去了M市,粗心的我才发现,我们之间没有留下上海家里的地址。我给美菊写的几封信也是石沉大海杳无音讯......时间一下子过去了30多年了,我慢慢两鬓染霜,而美菊呢大约早已是为人妻、为人母了,往事不堪回首。机遇如水,稍纵即逝我错过了一次金玉良缘。后来据说,美菊家住在万航渡路上的中行别墅,哪里解放前是银行职员住的房子。离我家不远,我曾去哪里找过,没有结果。我还曾在那儿徘徊过,想在那里和美菊不期而遇总是失望而归,心灰意冷。但那段往事经历总使我难以忘却。......
您好吗,美菊?我们同在一个城市里,相隔在茫茫的人海里。城市之大,人海茫茫,美菊你在哪里?我不知在何处找你!哪怕是看你一眼我的心也安宁,我只能在此遥祝您,生活永远幸福、快乐、健康、平安、美满!......[责任编辑:叶子]         





 (散文编辑:江南风)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小黑屋|中国质量协会  

GMT+8, 2019-5-27 06:10 , Processed in 0.139871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