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cuz! Board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3|回复: 0

血橄榄

[复制链接]

7万

主题

7万

帖子

23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233448
发表于 2019-2-12 19:42: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血橄榄
      
   
    边关*破
    幻月
           1
      燕山,雁门,孤城一座阴阳隔。
      山的那一边,是黄沙万里,山的这一边,是草长莺飞,城就在山脊的正中,一半是塞外,一半是江南。
                  2
      火把从木兰手中落下,引燃了柴堆,熊熊火光转眼间吞没了五十具已冷的尸体。
      这是雁门左翼三十一号烽火台的全部驻军,今晨遭到异族精骑突袭,来犯者是塞外“抗天盟”之主耶律狂亲率的“燕云十八骑”,进退如风,如雷似电,待到烽火台友军来援,已是征尘渐远,只留下了一地的热血残躯和一个斗大的张牙舞爪的“战”字。
      “魂兮归来,壮我河山。人兮长眠,梦若云烟。卫我家园,泪不轻弹……”歌声响起,苍凉如黄沙中寂寞千年的风。
      “传令:整军待发,明日,战。”木兰漠然下令,瞳孔中有两点妖艳的红,就像那刚刚火化了同袍的余烬。
      “战!战!战!”短暂的静寂后怒喝暴起,整齐有力,直冲霄汉。
      木兰慢慢的合上双目,脸上有一滴清泪悄然而坠。
            3
      夜深,月冷。
      一身布衣的木兰悄然出城,身形融入了月色,如一个若有若无的幻影。
      雁门左翼三十一号烽火台,新调来的驻军无一入眠,全聚到了瞭望口。
      “我们……要等什么?”一个新兵怯怯的问。
      “嘘,不许出声,莫吓着了引灵仙使。”一个老兵白了他一眼,目光又转向了外面的无边黄沙,“瞧,来了……”
      百丈开外的空间发生了轻微的扭曲,空气的波动如水中波纹般扩散,一个隐隐约约的身影凭空幻现,悬浮在黄沙之上,飘逸如仙。
      所有的人都不由得屏住了呼吸,连目光都变得柔和,恍如春风。
      一双纤手举起,十根春葱般的玉指在空中划出无数玄妙的轨迹,结出一个个变幻无方的印诀,清风悄然而起,烽火台内蓦然闪现点点萤光,随风而去,环绕在幻影周围载浮载沉,宛如众星捧月,煞是美丽。
      一个小巧的花篮在空中幽然而现,篮中浮起数十点绿光,萤光仿佛受到吸引,纷纷附了上去,象是算好了似的,一点萤光配一点绿光,毫无差池。
      “心血为引,错乱阴阳,化。”若有若无的声音响起,幻影手上印诀变换,十指指尖忽然绽开十点嫣红,随后散为一片淡淡的红雾,将绿光和萤光包裹其中,刹那间阴雷隐隐,萤光、绿光、红雾融为一体,三色流转,似有无限生机。
      “英魂不灭,青山长在,隐。”缥缈的声音又起,幻影手上印诀再变,数十点光影一闪,如星坠地直没黄沙,眨眼间没了踪影。
      光点消失的同时,幻影悄然而逝,留下的,除了清冷月华就是茫茫黄沙,还有那烽火台上数十名犹在梦中的驻军。
           4
      烽火台视野难及之处,幻影再现,和一个孤傲如狼的黑影相对而立。
    北京白癜风最专业的医院  “雁门守将,木兰?”“抗天盟主,耶律狂?”两条人影同时开口,却都没了下文,其实,这本就是一个肯定,无需作答。
      沉默良久,对话正式开始。
      “我镇守雁门已有九年。”“一直是坚守不出,从不曾主动迎战。”“本是同根,相煎何急?出战徒增伤亡,非我所愿。”“雁门是大军入主天朝的必经之路,你扼住了咽喉要塞,我无可奈何,只有向烽火台下手。”“烽火台以雁门为基沿燕山山脉左右伸展,地势险要,大军难行,只是为了对付少量的游骑侦兵,是以驻军不多,所以你屡屡得手。”“九年来,我一共挑了四十九座烽火台,所有驻军无一活口,自身也屡见损伤,始终无法突破边防,不敢孤军深入。”“我知道,你想激我出战,想拿下雁门,好长驱直入。”“你从不受激,却会在烽火台被挑的当晚出城,布阵施法,引渡亡灵。”“你跟了我四十五次,为何不趁我施法时全神贯注或施法后精竭力尽之际出手?”“别看轻了我,我不是别人,是耶律狂,战,要战个光明正大,赢,也得赢得堂堂正正!”
      木兰轻轻一叹,耶律狂又问:“我很好奇,你引渡亡灵到底有何用意?”“没什么,种树而已,以英魂为助,心血为引,融合玄天正气注入树种之中,以确保它生命力的顽强。”“在这风沙中种树?哈,哈哈,这么多年,你的树种可曾发芽?”“时候未到,跟你说不清楚。”“你耍我?!”“随你怎么想,不是要战吗?记着,明天,战。”
      木兰的身影隐去,冷冷淡淡的声音留了下来:“九年了,九为数之极,你我间该有个了断。”
              5
      “杀!”耶律狂怒喝,手中长戟横扫,一片惨烈之风。
      他的戟法有个名堂,叫“长干行”     “着!”木兰低叱,银如风如烟,抖落漫天星芒。
      他的法叫“烟雨江南”,叫起来并不响亮,却是至阴至柔之功,足以让小瞧它的人万劫不复     他的,柔到了极处,如风,无孔不入,如雨,绵绵密密,如一场春梦,缠了相思,锁了痴情。
      耶律狂大恨,恨得咬碎钢牙。
                          这已是雁门大战的七天之后,耶律狂卷土重来,未带一兵一卒,指名单挑木兰     他不服气,他要战,要胜,要破关,要入中原,要去江南。
      可是,这法,该死,他,破不了!
      江南,本是他的牵挂,烟雨,原是他的梦幻。
      兰衣     他心底的叹息如一声压抑千年的呻吟。
           6
      有人说,大漠是风和沙的组合,风狂,沙暴,人在其中,就像困于噩梦,只能任绝望和苍凉将自己渐渐吞噬。
      耶律狂无疑是认同这句话的,他的戟法本就是在风沙中磨砺而出,惨烈,霸道,没一招都是绝望,每一式都是毁灭。
      正因为如此,他在那号称风沙之王的“龙卷”中看到那一条生气勃勃的绿影时,就像时看到了一个神话。
      那是一个女子,长发,绿衣,浮在空中,飘在风里,随沙浮沉,自在嬉戏,她,已成了龙卷的一部分,她,就如舞尽繁华的飞天,她,就是风的魂魄,沙的精灵。
      谁说瀚海无春色?且随红颜梦天涯!
      她,就是兰衣,兰衣落寂。
      她,来自天朝,来自江南。
            7
      耶律狂坚信,他和兰衣的相遇就是一个奇迹,是上天对他百年孤寂的一种补偿。
      他和她,同样的优秀,同样的出类拔萃,也同样的孤独和寂寞,不同的是一刚一柔,他逆风纵横,与天争,和命抗,她随风而行,顺天心,舞红尘,如果说他是不屈不灭的烈焰,那她就是阴韧百折的春水,两人大邂逅就是水火的碰撞,极端的差异造成极度的好奇,融合就成了理所当然的致命的诱惑。
      一天,仅仅只有一天,两人在一齐只过了一天,一天后,她悄然而去,留下的,是一段缠绵如梦断回忆,还有一张犹有余香的罗帕,罗帕上有青丝绣就的半阙词     黄沙万里苍茫,任痴狂,随纵横,双影听驼铃,暗香浮动月黄昏。
      也许,这就是最好的结局?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谁说的?耶律狂不信,不服,不甘心,以他的身手,自可乔装入天朝以寻梦,就像兰衣私自出关一样,但他不,他不要过得偷偷摸摸,爱,就要爱个明明白白,爱个光明正大,爱个轰轰烈烈!
      他不再独来独往,他开始征战沙场,他要建一个足以逆天的势力,他要打开雁门,要天朝和塞外重新和为一家!
      但是,他遇上了木兰,这个如梦如幻如江南让他看不清猜不透吃不下罩不住的雁门守将!
            8
      两人交手已有四个时辰,坐骑早筋骨俱碎而亡,场中罡风激荡,卷起滚滚黄沙,形成了一个小型的龙卷。
      “杀!”耶律狂暴喝成雷,戟出,如电。
           戟出……中!
      这一中科白癜风医院好吗戟,竟然荡开了木兰手中银,直奔中门,透胸而过!
      耶律狂一僵,没有任何大功告成的喜悦,却有一股寒意自心底窜出,在心房蜿蜒,带起一阵如见鬼魅的惊悸。
      风未停,沙漫天,龙卷犹在,两人就站在龙卷中心,风眼的最深处,四目相对,恍如木石。
      木兰忽地一笑,这一笑,散了英武,添了妩媚。
      头盔落下,流出青丝如瀑,蝉翼般的面具揭开,现出娇颜如花。
      “兰衣……”耶律狂面如死灰,声若游丝。
             9
      “终于能以本来面目相见了,真好……”
           “你不必自责,真的,我的死,是命中注定,死在你手上,我无怨无悔。”
           “九年来,我以战士英魂为助,以自身心血为引,融合玄天正气注于橄榄子布下了四十九座玄阵,合而为一就是空前绝后的玄天绝阵,名之为‘破’。‘破’以天朝的‘自成天地’为后盾,将灵气逐步导出,破去塞外已成定势的阴阳布局,相信百年之后,风沙可制,二百年后,就能衍生出又一个江南,你们也白癜风容易康复吗就不会再对天朝念念不忘了。”
      ——谁对江南念念不忘?我兴兵犯境,不为天朝,不为江南,为你,没了你,江南之美,天朝之富,不外是过眼烟云,与我何干?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小黑屋|中国质量协会  

GMT+8, 2019-4-26 11:48 , Processed in 0.141778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