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cuz! Board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回复: 0

[复制链接]

5万

主题

5万

帖子

16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61237
发表于 2019-2-12 16:39: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人,乃至一切存在都是痛苦的。生老病死、怨憎会、求不得、爱别离、忧烦恼。

  ——题记

  “别离”,真是叫人伤感的一个词,从古至今,有多少人因了它落下伤心泪,若将这些泪水汇集起来,恐怕早成一池“伤心湖”了。不知觉中,我的人生轨迹已经运行了19年,过去的岁月,似梦似真,一晃而过。

  我记忆的开始,并非母亲温暖的子宫,也非出生后睡的那张柔软的小床,而是母亲的脸。我记忆的开始,是泪,是伤心。

  作为一个全职妈妈,母亲不但要忙工作,还要忙家事,在长大的过程中,母亲常常对我说“当初我是多么的不容易呀,又要上班,回家又要煮饭、给你洗尿布、煮米粉,晚上也不能休息好,你一哭,就要起来给你换尿布、煨牛奶,你爸就只管睡,什么事也不管”或者是“你小时候呀,一天到晚的生病,还不是只有我,天天晚上爬起来用酒精给你擦身上”诸如此类的话说的多了,我也渐渐不在意了,到了今天,离开了妈妈,却才真正地感受到了她的不易。

  在单位上她要忙着工作,处理堆积如山的文件,并且还要经常性的到地州上出差。

  之所以记忆开始的地方是流泪,正是因为她要出差。我不知道那时我有多大,只记得睡在一顶白色的蚊帐里,四周光很强,一片白,一片带着荧光的不均匀的白。在她与我道别前,我就已经知道,她要去出差了。

  终于,我看见她的面庞,于白色之中渗进来一点黄色,冰冷的白终于有了一点温暖,她给了我一个吻,很深有点湿,糯糯的,我能感觉到脸颊上的肉肉陷下去又弹起来,之后她转身,从蚊帐中抽出脸,要走了。我不知道,“出差”意味着什么,是否,从此,这个世界上最爱我的女人就要离开、走出我的视线呢?我怕,会离开这一片白中的唯一一点颜色;我怕,在没有人能给我这种湿糯的吻。

  我不想,承担失去她的风险,我反抗,不会说话又不会跑动的我只能以大声哭闹作为武器。她终究还是离开了。

  婴儿的时间观大抵很差,记忆中,只是睡了一觉,她便回来了,还带回来许多玩具,只一回的分别便落下帷幕。

  除了眼泪和笑容,生命中当然还会有其他许多东西,但是,它们平凡得犹如柴米油盐,虽然是每日生活的基本,却由于过于平凡而被人忘记。哭,像辛辣的辣椒,刺痛没根神经;笑,如甜蜜的糖果,滋润心肺,但人的记忆,总更容易被疼痛灼伤。

  随着年纪的增长,记忆好像愈来愈清晰,“人生电影”的播放速度也慢了许多。

  又是泪水,又是撕心裂肺的痛苦。

  又长大了些,可以到车站去送母亲了。这时的我也知道,母亲是不会长久离开我的,只要一下下,她就可以回来。趴在奶奶的肩膀上,泪水涟漪地挥着小手与母亲告别,不料母亲说:“骞也上来吧,跟妈妈一起去出差。”这可是意南京治疗白癜风的医院料之外的惊喜,借助奶奶的力量,我从车窗爬上了火车,坐在餐车上,满心欢喜地等待着出发。事情总是这样,在你以为万事俱备的时候,偏偏刮起了西风。

  “骞,好像没带北京中科刘云涛换洗衣服呢,还有小熊,是不是也没抱着呀?”在妈妈同事的各种理由下,我又原路返回,爬到了奶奶肩上。“得而复失”的我,嚎啕大哭地看着列车飞驰而去。奶奶要带我寒假白癜风要这样护理回家,我不肯,我还没看见火车尾巴哩,万一火车停下来怎么办?

  奶奶坚持要带我回家,伤心又带点愤怒的我用头撞了奶奶一下,奶奶的一口牙就掉了,种种情绪混在一起的我给了奶奶一个极怪异的笑。

  之后的若干年,母亲频繁地出差,每次她走,我的心都仿佛要随她一起,揪得很紧。我,却不再耍赖,即便内心流泪,也装出笑颜一副。好像,我学会了放手。

  上大学之前,离开的都是母亲,而现在,退休的她把我送出了家门。出发的早晨,她很早就为我做好了家乡风味的早餐,唠唠叨叨嘱咐一番,又帮我提了行李,送我到机场。入关的时候,我分明看见了他眼角的泪。

  原来,即便是被送行的人,内心也会痛。

  爱别离,相爱,却要分离。

  只要有情,活在这世间就少不了痛,但因为会痛,所以学会了爱,而因为会爱,生命也才变得美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小黑屋|中国质量协会  

GMT+8, 2019-8-20 03:16 , Processed in 0.138295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