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cuz! Board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4|回复: 0

每天只活半小时

[复制链接]

1万

主题

1万

帖子

4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45618
发表于 2019-1-13 09:40: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在一般人看来,每个人每天所拥有的时间都应该是等值的,但是对我来说,其实不然。我所认为每个人的时间都应该为自己而活,不附加于任何的条件限制;不是别人在这段时间内强制于你要你完成什么任务什么计划;这样你就会被束缚,被固定在某一场所,所谓你自己的时间就会在为别人的规定范围内所消耗掉的。这样所消耗的时间不能划进我所说的“为自己而活的时间范围内”。在每天生活当中,我要面对成堆的试卷,无以数计的题目,枯燥无味的英语单词,没有什么实用的数列组合和汉语拼音,这些我是无法用任何正当的理由借以逃避的,它们让我头昏目胀,感觉就好象一台只会把答案写在题目所属的空隙里的机器,反反复复地用那已经麻木的手诠释着各种数字符号。这样的人就如同被主人宠爱有佳的小狗一样,整天被主人抱在怀里,让那有生俱来的四条腿闲置不用,这是多么的可怜可悲的。我想在这种情况下呆久了的小狗,一定会得上个“懒足症”什么的,可惜我没有到这种地步,也只好用“如同”这样的字眼来说明,但我确切地知道自己已经接近这种情况的边缘了,现在只欠缺一个外在的作用力而已。

    

    我在大脑中经过统计学的计算、化学反应方程式的推断、牛顿定律的完整性得出相映的结论:每天只为自己而活的时间只有半个小时,这是残羹冷炙下所剩的,对于这仅存的半个小时,我会感到格外的高兴与欢快。因为这半个小时是真正属于自己的,由自己所任意性的支配。当然,这不可轻易的时间我不会让它闲置或被用于背诵那些已经被奉为国粹的经典古代散文,我会用它来记录下那属于魂魄的自由,让它时时刻刻为我散发着甜蜜与芳馨。在学校里的每个人都有着“孤独”,只是程度上和存在的形式不同而已,这一点毋庸质疑,只要眼球还保留在眼眶内就能够清清楚楚地看个“清楚”,看个“明白”。

    

    “借数学书用一下。”  

    “没带。”  

    “借一支笔写一下。”  

    “只有一支。”

    

    这种简单的回答中存在多少的虚伪,有书治疗白癜风最专业的医院的不“肯”借便说没有,有笔的不“想”借就说“独一无二”,戴上这个讲假话的面具过后,为自己那脸部所表现的无能为力的遗憾最好证明。鲁迅先生曾对他所在旧时代的民众说了这样的八个大字“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其实那个时代的人仍被封建文化所“束缚”,并没有什么思想上的认识,他所认为他们不争气,愚昧。以我说这只是一种浅意识性上的个人感情偏袒,那个时代的人在精神上是空虚的,在生活中是麻木的,之所以他们是“不幸的”。在现在看来,用“庄子的冷眼”来看,你就会知道校园内阿Q式的人物满眼尽是,是近似等于一个蜂穴里的工蜂数量。他们是为了自己那“实在的大路”(是指通往大学之门的路)而把学习微分当作乐趣的人,高考这道坎还是在选择“高材生”他们在为自己竞争上这个“高材生”宝座时不择手段。每一个想通过独木桥的人都知道,不管你是一个善于奔跑而患有恐高症的狗,还是一条善于游弋而不能有鱼鳞走路的鱼儿,你都要违背自己的特长,去走那个高而危险的独木桥。

    

    我知道。我思想中对此有着很大的抵触感,发自内心的独白是厌倦了这种生活,很有规律而又单调和枯燥的生活。如果我再这么一直沉沦于压抑之中,那么还没到高考那天,我想我已死了,在不知不觉中死了,很自然地没有感觉地死了,因为那时我的思想已经空洞于虚无。是的,但我不甘,我试着改变自己命运,让眼睛对视着试题集,努力让自己去接受那像废铁一样的公式定理。这虽然有点徒劳,但我相信爱因斯坦相对论的正确性。学校里大概是顺应素质教育骨的思想(其本质上是为了提高学校的知名度)办了一份校刊——《学海周报》。首期出版的校刊还登了我在历史作业本上写的一句歪话:“李鸿章的充其量不过是慈喜太后身边的一条哈巴狗而已。”我不知道校刊为何刊登如此一句话,只知道自己为这事而窃喜了几个礼拜。大概也因为这个缘故,后来使我对文字产生了兴趣,从而认识了韩寒,郭敬明等个性化的人物。我后来就发誓“文学路我必行,不战,则退者,是庸者”的至理名言,经常性地向校刊投稿,但结果都是石沉大海,没有回音。听人说校刊的主编换了一位,名叫童史飞的,对男性化的文章拒之门外,以屁股相对。但我不生气于他这一点,毕竟他不是同行恋嘛!可他对女生的文章亲眯的程度大大出乎我的想象,用我的话说是“他是视女生为尤物的劣性动物。”这或许是对他的一种较委婉的评价,不像有人直接性地说他是“一桶屎在飞。”拿近来的一篇文章来说吧——《认识自我》本是一份“分析自我”形式的文章,可到了第二段,第三段她的笔峰陡然滑向名人世界:亚里士多德有北京专治白癜风的医院哪家最好什么过错,鲁迅先生有过于偏激,李敖太孤傲终究没吃到什么好果子——我知道她这篇文章是属于那种类型的。说是“黑色幽默”,不配;说是垃圾文学,有点牵强。结果她这篇文章在我思想中有个定论——东拼西凑的变质废品。

    

    一只不会奔跑的狗会活多长时间?突然间我想到这个问题,但我却不知道怎样去回答这“莫名其妙”的问题。还好自己不是一只不会奔跑的狗儿,不会去查辞典。在BBS里发贴征集答案,我有属于自己的半个小时时间,我不用在这段时间内消耗我的大脑细胞所不愿消耗的能量,我会用它来想来所愿想的,说儿童转移因子口服溶液我所愿所的,写我所愿写的,在具有生命的笔端轻轻的吟唱着:每颗心灵深处,都有独有的快乐;每颗心灵深处,都有一扇开向幸福的窗户;每颗心灵深处,都有一颗善良自在的心。

    

    在属于自己的半个小时时间内,我会用自己的笔慢慢地释放出生命的曙光。  

    在属于自己的半个小时时间内,我会用自己的笔去诠释那些徘徊于题海中无辜孩子们的苦恼。  

    在属于自己的半个小时时间内,我会用自己的笔写下在“应试”教育所感触的叛逆言语:“上半身在地上,下半身在地下,被固定在一个地方,想逃也逃不掉。”  

    在不属于自己的小时时间内,我似乎是睡着了。我梦见了自己真的成为一只不会奔跑的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小黑屋|中国质量协会  

GMT+8, 2019-6-18 06:30 , Processed in 0.141284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