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cuz! Board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3|回复: 0

黎婆婆、李婆婆、郦婆婆

[复制链接]

4873

主题

4873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4813
发表于 2019-1-12 09:50: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黎婆婆、李婆婆、郦婆婆
  

  黎婆婆、李婆婆、郦婆婆

  ——带雨的云

  

  

  《带雨的云七十年感怀短文400篇》

  第324篇 黎婆婆、李婆婆、郦婆婆

    

  黎婆婆、李婆婆、郦婆婆仨,那时候年纪并不老,甚至还相当年轻,但是已经称呼婆婆。

  从前的儿媳只要进了婆家的门,无论丈夫的妈妈多大年纪,按规矩就称呼婆婆,跟着孩子叫,孩子没出生也一样叫做婆婆,反正结婚以后孩子迟早是要生的“红色五月·爱心传递”大型公益活动即将拉开帷幕!嘛。

  过去的法定婚龄小,男二十女十八,所以黎婆婆、李婆婆、郦婆婆仨虽然才不惑之年,就已经被叫做婆婆。

  文化大革命轰轰烈烈、风风火火如一片星火燎原之势的年代,战斗组、战斗队、战斗兵团势如雨后春笋的发展。许多人自成战斗组、战斗队,还有打上“兵团”和“司令部”旗号的。甚至一个人成立“兵团”和“司令部”,司令是自己,成员是自己,秘书和摇旗呐喊的小兵还是自己。孤家寡人一个,自己不当司令谁当?自己不当秘书谁当?自己不当小兵谁当?自己不摇旗呐喊谁摇旗呐喊?

  这黎婆婆、李婆婆、郦婆婆某天心有灵犀一点通,异口同声说:“‘我们’‘阿拉’‘咱们’也成立一个组织吧!”

  黎婆婆是外地人,说普通话“我们”,李婆婆是上海人,自称“阿拉”,郦婆婆是北方人,一开口就是“咱们”。他们不仅仅“走到一起来了”,住在了一个院子了,而且想到了一块。

  有人叫做兵团、总部、司令部,“我们”“阿拉”“咱们”叫什么好呢?考虑来考虑去,一致决定起名“纵队”。

  “咱们”高头大马、一表人才,行如风、立如松、坐如钟,又一口和老干部一模一样的哼哼哈哈的北方腔,三人都觉得她在外交涉起来方便,于是一致推“咱们”做了“纵队”司令。“郦司令”走起路来还一步一个脚印儿,颇有些我武惟扬的气派。

  “咱们”在前面领头,“阿拉”和“我们”随其后,一派“纵队司令”出巡的雄风。“咱们”把一副宽边墨镜架在鼻梁上,风衣披在身上随风微微飘起,“行如风”的时候非常像俄罗斯战将夏伯阳穿着那件披风的样子。“阿拉”和“我们”则是副手和助手,又是司令的秘书和保镖。

  “阿拉”和“我们”都不计较仨的地位高低。别看他们各自南腔北调,常常有些不一致,然而心挺齐的,她们一致的说,“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走到一起来了嘛!”

  有人评曰:“三个女人一台戏”,更有人说“三个臭皮匠凑成一个诸葛亮”。还有人开玩笑说:“阿拉”是个天生尤物,她的袅袅婷婷加上“阿拉”一声,简直令人陶醉。“我们”也并不逊色,她口齿伶俐、声音朗朗,人家赞扬说:这样的“司令部”准能战无不胜、攻无不克。

  那年代虽然还没有改革开放,倒是非常开放,虽然不是民主制度,却是非常讲究民主,是一场多少年从来始终没有过的大民主。红司令一声令下,全国各地可以自由成立组织,不用登记备案也不必批准,爱成立什么组织患上白癜风是否需要治疗就可以成立白癜风为什么会不一样什么组织。红司令站在上笃笃定定,料也没有人翻得了天。

  开始时许多人甚至不敢相信,莫非是梦,莫非如同1957年的“鸣放”和“放长线钓大鱼”,莫不是早就心中有数,等着瓮中捉鳖?所以有许多人都宁愿当“保守派”,当“保皇派”“观望派”“秋后算账派”,而不敢当造反派。后来才发现是自己是错了,赶快低头认错、抬头看线,赶快急起直追,改弦更张。

  回忆起来许多人觉得那个日子挺很有意思的,十分留恋。一次去首都谒见伟大统帅,不要火车票,她仨就一同去过,深更半夜开始守候在前,等待领袖接见,记忆犹新。

  后来搞“大联合”成立各种总部。一人一个组织的人最高兴,自己大小也是个组织,可以捞一个总部的“席位”。

  黎婆婆、李婆婆、郦婆婆也非常高兴,咱也是一个组织,仨随大流一同去参加“大联合”。“高头大马”打头,两边厢紧跟“袅袅婷婷”和“声音朗朗”,我武惟扬、精神百倍的举着大旗。

  不料总部“服务班子”的一个副手问道:你们多少“人马”? 黎婆婆个北方腔,大着嗓门嚷道:咱们的兵马多着,院子的孩子一声喊全是我们的人,一呼百应。

  那“服务班子”的副手用眼角瞟了“咱们”一眼后,等不及“阿拉”和“我们”开口,就自顾自的走了。“高头大马”“袅袅婷婷”“声音朗朗”好不生气,从此如同一只皮球泄了气。

  黎婆婆、李婆婆、郦婆婆现在都已经老了,真的成了婆婆辈,孙儿外孙们婆婆、婆婆的叫个不停,连左右邻居也是黎婆婆、李婆婆、郦婆婆的称呼着她们。

  因为有过革命的战斗友谊,后来她们搬住了同一栋楼。如果有人在楼外叫一声,无论是叫黎婆婆,还是叫李婆婆,或者是叫郦婆婆,仨都会同时赱出阳台“欸”的答应一声,然后尴尬而会心的微笑。

  她们还常在一起说说笑笑。说那风起云涌年代的“纵队”趣事,她们十分感慨,真是沧桑风云啊。当然更多的是讲改革开放以来的新鲜事。

  但是她们回忆当年“纵队”时格外精神抖擞、兴致勃勃。她们都是女人,当然没有参加过打砸抢,没有干过违法乱纪的事,凑个热闹罢了,所以“三查”时平安无事,一点问题也没有。

  “阿拉”说,了不起就是谒见伟大领袖那一次坐火车没有花钱,占了车票的便宜罢了。

  其实也不算白白的占便宜。她们在广场等了大半夜:腿酸手麻眼睛累,口干舌燥肚子饿;脚心冰凉身上冷;脑子紧张心发怵。如果是现在再要她们去,即便免费坐卧铺去也不乐意。

  “我们”“阿拉”“咱们”老了以后都没和孩子一起住。仨几乎是姐妹,没事就一起逛街玩超市,游公园或者打麻将,今天在黎婆婆家吃饭,明天在李婆婆家吃汤圆、后天在郦婆婆家吃饺子,轮轴转。“三缺一”时便把隔壁的老处男赖先生叫来,正好凑成东南西北一桌。

  三个女人在一起当然多是讲女人们自己的事,有时候也讲讲东家这个女孩,西边那个姑娘们的新潮和时髦打扮,比如她们的胸和时髦胸罩等一些新鲜的女性用品。

  赖先生常常觉得很不方便,言下之意是以后他不来凑“三缺一”了。仨女人异口同声的说,三缺一你怎么能不来呢,你在这里有什么关系,都这把年岁的人了还顾虑什么,你虽然还是一个处男,什么样女人的事你能不知道?赖先生只好尴尬的笑笑点头。

  赖先生为了不要总是讲女人的那些事,便有时候转话题,讲一些其它笑话。仨女人特别稳重,说宁愿讲女人的事也不要说政治敏感问题,说女人不会犯法,敏感问题就难说了。

  后来黎婆婆、李婆婆、郦婆婆年纪实在大了,一个驾鹤西去,一个被儿子强行接走,一个进了老人院。“三缺一”终于彻底散伙。

  赖先生凑“三缺一”多年成了瘾成了习惯,逛街玩超市又迈不动腿脚了,打麻将又不成了,不是“三缺一”而成了“一缺三”。于是常常一个人蹒跚在街上,自言自语的念叨着:,三缺一、一缺三,一缺三、三缺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小黑屋|中国质量协会  

GMT+8, 2019-6-18 03:16 , Processed in 1.208064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